有个初二男孩,用老师的手机模仿老师口气给父母发消息表扬自己“上课积极发言,表现很好”,孩子妈妈信以为真,还给“老师”回了笑脸!孩子费尽心思就为得句表扬,咱们不妨想想,教育中表扬的力量有多大?

“××上课积极发言,表现很好”

近日,网友“隔壁班的喵老师”发微博称:“教务老师跑来跟我说,说我班上有学生拿她的手机给妈妈发信息表扬自己。”并附上了一张聊天截图,内容为“××上课积极发言,表现很好”。信息发出约两小时后,对方家长还回复了几个笑脸和抱拳的表情。

发微信的是一名初二的男同学,缪老师介绍:“一个阳光的大男孩,成绩还不错,但有时候有点淘气,经常跟我斗智斗勇。”因为平时不允许学生带手机,所以学生有时候就需要用老师的手机和家长联系,或者查看成绩。

“之前这个同学跟我说,他妈妈在微信群里看见老师表扬别人,问我为什么不表扬他。”缪先生说,“这次学生应该就是想图表扬,所以给家长发了这条微信。”了解此事后,缪先生没再追究,“也没有什么别的影响,我觉得也没什么。”

的确,对孩子来说,在学校里所期待的不仅有获得知识、提升能力、结识友伴,还有象征权威的老师的关注、赏识和鼓励。看到同龄人在老师眼中“闪闪发亮”时,孩子们肯定也会心痒、羡慕。对很多学生而言,每每得到老师的表扬,心里就美滋滋的,也更愿意学习这门老师的课程。

所以如此被孩子们渴望的表扬,究竟会带来哪些影响?在老师们眼中,一句“做得棒”,能让孩子心中产生哪些化学反应呢?表扬的力量有多大?

名师们这样说

一句赞赏,可能成为学生读书的动力

已故江苏省特级教师于永正曾说过,他深知激励的巨大作用,因为他从小就是在老师的激励下逐步成长的。上小学,于永正写的第一篇作文是《我喜欢上国语课》,没料到老师全篇都画上了波浪线。虽然“全篇”也不过六七行而已,但老师画的波浪线,以及两句批语——用设问句开头好,语句通顺,让他一下对写作产生兴趣。

读初中一年级时,李晓旭老师在他的作文上写“此文有老舍风格,可试投中国青年报”更让于永正做起了作家梦。从此他便如饥似渴地读书,搜肠刮肚地写稿。虽然理想并未实现,但于永正说,“为理想奋斗的人生是充实的,收获是丰厚的。为此养成的读书、写作、观察、思考的习惯是无价的”。

表扬一下,孩子会在你的宽容中改正错误

特级教师王文丽一次去一所小学讲课时,发现班上有一个聪明伶俐、反应敏捷的男孩子。虽然老师的问题一提出,他都能快速做出正确的回答,却不举手、起立回答问题,而是坐在位子上张口就说。

王文丽凭借丰富的教学经验,很准确地猜到这位学生不是班级里受人欢迎的“红人”,于是,为了让孩子与老师的互动方式有所改变,她对全班同学说:“虽然,他还不是班长和学习委员,但是在我的眼里,他太优秀了,因为他知识广博、思维敏捷、口齿清楚。我觉得,要是他每次回答问题时能够举手、起立,那他简直堪称完美!

接下来,王老师发现这个孩子果然改变了。他总能端端正正地举起手,眼神里流露出极为认真的表情。下课后孩子还喊住老师,偷偷和老师分享了一个“秘密”:原来在课上答疑环节,他之所以询问了一个相当简单的问题,不是因为上课没听懂、未理解,而是他想再被老师叫一次,再听到一次表扬。

心理学中的皮格马利翁效应认为:赞美、信任和期待具有一种能量,它能改变人的行为。当一个人获得另一个人的赞美时,他便觉得社会在支持他,从而增强了自我的价值,变得自信、自尊,随即产生一种积极向上的动力,并尽力尽快达到对方的期待。

“好言”能治愈伤痕

“良言一句三冬暖,恶言一声暑天寒”。带有情绪的语言,既可给人温暖,也可带去伤害。中国教育学会特约观察员、四川省南充市高中语文教研员张光明曾在文章中表示:有形的伤痕是皮外伤,是表面的,几句“好言”的膏药能够治好。言语的伤害却是无形的,是内伤,一般“膏药”难以“到达骨髓”。

如果孩子的想法有错误,老师不应马上武断地打断他们的说话,而是在耐心听完他们的说法后,再平静、客观、商榷性地说出不同意见或建议性地提出修正意见,这样,师生关系才能更和谐、幸福、快乐、美满,学生才会打心眼里记住并佩服老师的包容博爱和理性大度。

特级教师于永正关于激励方法的建议

激励要动情

轻描淡写、面无表情的鼓励与肯定,学生会不以为然,甚至不领情。什么是动情的表扬,什么是随便说说,学生能听出来。学生在方方面面有了突出的表现,老师要视为可庆贺的大事,不但郑重表扬,还要通知家长,把激励的作用发挥到最大。

激励要及时

表扬、激励要及时,事情过去久了,再去赞扬学生的热情恐怕就不大了。

激励要当众

当众表扬,既有对个人的激励作用,又有对全班的表率、鼓动、引领效果。

激励要有针对

所谓“针对”,就是说激励要有的放矢,一是针对学生的特长加以“放大”,二是针对学生的薄弱环节“放大”他的闪光点,使其日渐增长。